第02版:封二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19年04月25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努力”不是免责条款

/特级首席美编 黄欣

子不语

今天来讲讲韩雪假唱的事情。

这个假唱的事情还真的蛮难描述的,人家假唱都是偷偷摸摸的抱着侥幸心理想着口型一定要对好了,别给别人发现。韩雪的假唱,却是现场先告诉大家,我要假唱了,你们大家给我听好了。

岂能不传为奇谈?

具体是这样的,韩雪作为音乐剧《白夜行》的女主,在宁波站巡演时,在现场告诉观众自己得了很严重的急性声带炎,无法正常演唱。医生建议她取消演出,但他们决定一定要上。“但是由于无法唱歌,演唱的部分会用录音代替。如果你仍然无法接受这样的特殊处理,可以联系剧组退票。”

为什么我们无法接受这样的处理呢?因为这是明火执仗的违法违规。根据国务院制定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演员不得以假唱欺骗观众,演出举办单位不得组织演员假唱。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为假唱提供条件”;“以假唱欺骗观众的或为演员假唱提供条件的,对演出举办单位、文艺表演团体、演员,由国务院文化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向社会公布;演出举办单位、文艺表演团体在2年内再次被公布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营业性演出许可证;个体演员在2年内再次被公布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

但对于韩雪和《白夜行》剧组来说,给远道而来花了几百块钱买票的观众放一晚上录音,似乎是一件特别棒的事情。演出结束后,韩雪发微博表示,“这是一场最特别的白夜行音乐剧,感谢所有的观众,是你们让我们用3个小时,缔造了属于我们共同的记忆”。《白夜行》剧组的微博则称,“有些‘不完美’,是成就‘完美’的另一种方式。”

好吧,这确实是音乐剧史上最特别的一场演出,最完美的一场假唱。

可能在韩雪和主办方的眼里,不仅对假唱不以为然,对于韩雪抱病上台比口型,还觉得是一件可圈可点的事情,充分体现了我们韩雪老师的敬业与刻苦。事实上,在演出结束后,确实有不少粉丝在他们的爱豆击节称赞。“身体不适还带病坚持,已经很尽职尽责了”“今晚很棒,你一直都很棒”。照理说,像这种现场演出的剧,每个主要角色都是有A、B角的。但主办方肯定很清楚,韩雪站在台上才是这部剧流量的保障,所以哪怕她站在台上只是当一个稻草人,也自有价值。

这样的价值观不仅仅体现在韩雪一个人以及白夜行这一部剧上,这其实已经在某个圈子中成为普遍的现象。

我们已经看过了无数烂剧,流量小花们仅有的演技就是嘟嘴和瞪眼睛,然后粉丝们纷纷热捧,“你看我们家爱豆是多么努力,他们在不断进步。”是的,嘴巴嘟得更鼓了,眼睛瞪得更圆了,甚至学会前辈的招牌动作高低眉毛了,多么大的进步啊。

而且,能到片场去演一演,把台词认认真真背下来的当然已经算是很努力的了,还有多少流量明星们,是在绿幕前演的戏,台词只念“一二三四五”,可累坏做后期的小哥。然而粉丝们仍然在纷纷热捧,“你看我们家爱豆……好美哦。”

从尬演,到替身、抠图,再到如今的公然假唱,只是一根逻辑链条上结出的各种奇葩果子。各有各的奇葩,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把观众当傻瓜。剧演砸了,口碑扑街,事后一句“我在努力”,坍台的事情就变成了光荣的事情。请问是谁给了我们的流量明星们,如此的傲慢与自恋?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北京国安正和武里南联进行一场亚冠的比赛,比赛现场的雨下得很大,不断有队员痛苦倒地。请问主办方能不能在现场喊一嗓子:由于雨实在太大,多名球员受伤,我们将不进行现场比赛,而改为播放两队上一场的比赛录像?

带病工作不是尽职的体现,对观众负责才是尽职的体现。

或者我在电脑前枯坐了一个通宵,却告诉编辑我的稿子一个字都没写出来。请问我已经熬出了一对熊猫眼了,虽然没有写出稿子,这是不是很棒?

工作看上去再刻苦,也不是尽职的体现,拿出工作成绩才是尽职的体现。

努力不是免责的条款,况且这不是真的努力,只是某一类被宠坏了惯坏了的人,将各种行业底线击穿的傲慢,我们还要再惯着他们吗?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