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上海新闻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19年06月26日 星期三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文学界泰斗、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终身教授徐中玉去世,享年105岁

徐老九十岁高龄还逐字手写改论文

吴芸茜至今珍藏着徐中玉先生为她论文作序的手稿 /受访方供图

晨报记者 李星言

6月25日凌晨3点35分,文学界泰斗、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终身教授徐中玉先生去世,享年105岁。

中文系学子们用一篇篇追忆缅怀文章,抒发后辈们对徐老的缅怀和感激,徐老是悦纳他们、鼓舞他们走上文学研究道路的引路人。老先生的严谨治学和身上的那股“劲儿”,是激励学生们修身治学的明灯。

学生“顶撞”反获激赏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正高级编审、文学博士吴芸茜,有一份珍藏16年的博士论文手稿,承载着她和徐老的终身难忘的记忆。

2003年,当时在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读博的吴芸茜,怀揣博士论文手稿,忐忑地敲开徐老家门。博士论文评审委员会的专家向徐中玉主编的《文艺理论研究》推荐了她的论文,老先生提出要当面与这位素昧平生的年轻作者交流。

这篇论文写的是关于王安忆小说作品的研究,其中部分观点徐中玉并不赞成,两人在客厅里就展开了一番“唇枪舌剑”。吴芸茜回忆,当时自己颇有点“初生牛犊”的年少气盛,言辞中颇有些“顶撞”,但徐老并不以为杵,反而激赏这个年轻人据理力争的锋芒。

一场激辩后,吴芸茜有点忐忑,不知道论文命运如何。没想到过了几天,《文艺理论研究》的编辑告诉她,这篇文章被安排“插队”上了本期杂志!“实在非常佩服徐老,我第一次登门拜访就能‘刺激’后辈直抒胸臆,把自己从来未曾明确表达出来的批评立场表达出来。如果没有他的青睐,我的稿子不会那么快见刊,据说当时排队发表的稿子可以排上几年。而徐老对此文的看重也不曾落空:2006年,此文被收入由吴义勤教授主编、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王安忆研究资料》。而此文对于王安忆时间哲学的归纳,后来被不少评论家和研究者,包括季红真教授进一步演绎,这无疑是对我最初发现的肯定。”

一直到今天,提起这件事情,吴芸茜仍心怀感激,“徐老就是有一种朝气、一股劲,哪怕已是九旬高龄,仍然有一股精神,感染着我们这些年轻晚辈,让我们时刻督促自己修身治学严谨认真。”

成就“华东师大作家群”

徐中玉曾师从老舍、叶石荪、台静农、游国恩、罗玉君等名师。叶石荪启迪了徐中玉从古代文论渐及现代的研究计划,他也一直保持着运用卡片搜集资料并不断分类整理的研究习惯。从国立中山大学研究院文科研究所研究生毕业后,徐中玉留校任教,后来一生奉献教育事业。

1978年起,徐中玉担任了两届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系里出现了富有活力的新气象。徐中玉作出一项史无前例的规定:凡是在创作上已取得成绩的学生,毕业论文可以用文学作品代替。赵丽宏的毕业论文是一本诗集;孙颙在学时创作的长篇小说《冬》1979年出版,徐中玉当即发表文章热情支持。华东师范中文系出现了全国知名的“华东师大作家群”。

他曾在接受采访时介绍,“上海的孙颙、赵丽宏、王小鹰、陈丹燕,那批出了很多人才。系里也鼓励他们努力学习、研究、创作,但主要是靠他们自己认真学习。文化环境宽松些了,他们得以独立、自由发展,分配时考虑到了他们各自的发展前途。这批人并不是得到了学校给他们多大的帮助,而是我们鼓励他们去写,他们本来有根底,上山下乡没有读到大学,后来有机会到这里读大学,就把那种经历写过来。”

倡议重开设“大学语文”

对很多大学生而言,徐中玉总是和《大学语文》联系在一起。1980年,徐中玉与全国部分高校专家、学者共同倡议重新开设大学语文课程,编写了新中国第一本《大学语文》教材,并不断推出新修订版。除此以外,他还主编中国文艺理论界核心期刊《文艺理论研究》,以及《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中文自1学指导》,煌煌巨著,涉猎广博。直到90多岁,徐中玉还伏案主编刊物和教材、写论文。在文学理论界人士看来,徐中玉是少见的行动型且行动高效的学者。

而对于年轻人,这位老者也多次叮嘱,提高写作能力得多读多实践。他认为,现在市面上指导写作的书刊提出了不少条条框框,很全面,但缺少生气、没有血肉,非亲自摸索、体验得来,不如多读名家名作。“中外作家、学者亲自写出的学习与写作经验,至今令我印象深刻。他们或说理或抒情或描写,各种写作知识都有。不仅使我在学习写作上,更在思想上、生活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不比那些条条框框、缺乏感悟力的说教更有说服力吗?”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