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2020全国两会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0年05月23日 星期六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昨晚上海代表团多位人大代表接受媒体集中视频采访

长三角一体化,上海代表这么谈

晨报首席记者  宋奇波

5月22日晚上,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上海代表团多位人大代表接受了媒体的集中视频采访,就长三角一体化这一话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科院副院长  张兆安

建议把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纳入自贸区范围

在张兆安看来,作为实施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先手棋和突破口,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以下简称“示范区”)已进入了密集施工的新阶段。

“在很短时间内,示范区围绕规划管理、生态保护、土地管理、项目管理、要素流动、财税分享、公共服务政策、公共信用等八个方面率先展开了一体化制度创新,形成共同行为准则。”他说,“示范区已经走出了一条跨行政区域共建共享、生态文明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得益彰的新路径,值得期待。”

张兆安进一步表示,示范区建设好了,可以夯实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也可以形成一批在全国可复制、可推广的跨区域制度创新的经验。

为此,他提出五方面建议:

第一,建议国家把示范区建设纳入到“十四五”规划。

第二,建议国家重点支持示范区建设一批重大项目。

第三,建议国家把一些重大科技项目布局在示范区。

第四,建议国家支持示范区嵌入绿色发展先行先试的重大功能,并把自贸区扩大开放的一些政策延伸到示范区,或者把示范区直接纳入到自贸区。

第五,建议国家对示范区建设提供有力的法制保障。

全国人大代表、致公党中央委员  邵志清

示范区在生态环境共保联治方面仍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

邵志清对长三角的关注已持续多年,今年,他把注意力放在了示范区环境的共保联治上。

他表示,对照《规划纲要》提出的目标和要求,当前示范区在生态环境共保联治方面仍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

一是区域间的规划不协调。规划都是各个省市各自在做,在规划的功能定位上会有不同,示范区里,不同省份以各自的利益为价值取向,比如在接壤的地方,容易出现一个地方追求先发展再治理,一个地方注重优先保护生态环境。

二是区域间标准不统一。受所属省级行政区管理割裂限制,两区一县执行的产业环境准入标准、污染物排放标准、环境监测标准和环境执法标准等均存在差异。

三是区域间信息共享机制尚未形成。环境行政处罚、环保服务行业企业监管、环保信用评价等信息仅纵向地面向国家和省级监管部门,示范区内部共享机制尚未形成。

对此,他建议,首先要加强示范区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顶层设计组织机制保障。

其次,建立决策和执行层面的多元沟通与协作机制。

再者,建设开发层面,建立利益平衡和多元化投融资机制。

同时,还要创新示范区的行政管理考核机制,并努力推动区域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法律法规体系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复旦大学教授  丁光宏

将长三角的区域生态优势转化为创新优势

在示范区建立后,丁光宏和30多名人大代表共同参与了一项课题调研。

“这个课题的主要思想是围绕示范区规划纲要的精神,研究如何在不改变行政区划的布局下,来实现一体化的高质量发展。”他说,“示范区是规划纲要重要的承载区,我们要把区域生态优势转化为创新的优势,要把区域项目的协同上升为区域一体化的制度创新。”

丁光宏表示,在调研过程中,他们确实发现了一些问题,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如果将长三角的区域优势转化为创新优势。

为此,丁光宏举了太浦河的例子。太浦河是流经整个示范区境内的一条主干河流,对于上海和嘉善来说,这条河是一个重要的水源储备地。

丁光宏表示,“怎么样把这个区域里面,这样一条河的生态的优势,通过统一的规划协调、财税转移、环境保护的实施标准,既实现对这条河河水的保护,让下游老百姓饮用到干净的水,也让整个区域的经济得到很好的发展,这就需要有创新的模式。”丁光宏进一步指出,“比如把高科技的、没有污染的创新研究机构或教学机构尽量往上游布局,把可能会对河水产生污染的企业布局到别的地方。通过整体布局,在科技创新得到发展的同时,使得生态环境也得到保护。”

他表示,如果把太浦河的遭遇放大到整个区域,示范区不少地方都会遇到类似的问题。“在示范区,通过这种探索可以形成示范效应,然后在整个长三角,乃至更大范围内进行推广。”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