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5版:焦点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新华路669弄精心打造家门口的公共活动空间,提升居民幸福指数

破旧小卖部变睦邻微空间 老小区“蝶变新生”

见习记者  李晓丹

每天,家住新华路669弄的78岁陈阿姨买菜回来后,都要去家门口的睦邻微空间歇歇脚、聊聊天。她说,每天不来这里遛遛就好像少了些什么。

陈阿姨口中的睦邻微空间,曾是净宽不到1.1米的公共电话服务亭和小卖部所在地,后来又成了便民休息点,破旧的空间里堆满了杂物,还引发了不少居民矛盾。

2018年,住在这里的设计师何嘉见此景便萌生了改造意愿,建成了如今的睦邻微空间。

小区居民王玲菊说:“时代在变,社区也在不断变化,但弄堂里依旧是浓浓的人情味。”

狭窄空间内堆满杂物

新华路669弄以前是化纤四厂的土地,在1982年建成工人新村,这在当时可是非常好的住宅,住了很多化纤公司的劳动模范,是典型的“老公房”小区。据陈阿姨介绍,睦邻微空间就是原来工人新村的小卖部和电话亭,后来变成便民休息点。

便民休息点虽然空间狭窄,却是小区里唯一的室内公共空间。里面堆放着椅子、箱子等杂物,居民就坐在这些杂物中休息。陈阿姨说,时间长了,小小空间还积累了很多垃圾,快递也乱堆乱放,经常出现快递丢失情况,邻里矛盾滋生。

此外,因为便民休息点座位有限,不少居民就聚集在门口攀谈,小区车来车往,不仅影响正常通行,还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公共空间旧貌换新颜

2018年,便民休息点换新颜,改造成了睦邻微空间。新制作的大门、落地玻璃窗,还有可作为居民座椅的飘窗,这下可把小区居民乐坏了。

曾经的破旧小屋变成了干净的社区客厅,书架上整齐摆放着各类图书。书架对面是一个照片墙,挂满了居民活动留影。书架旁边还有一个留言板,居民们写下的愿望每一个字里都充满希望……邻里关系变得更紧密了。

陈阿姨说:“这些书都是居民自发带来分享的,喜欢了就拿去看,记得还回来就好。我眼睛不好,不太看这里的书,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坐在这里和老朋友聊聊天,下雨的时候这里还能避雨。睦邻空间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每天不来逛逛就觉得少了些什么。”

睦邻微空间的微更新,也是一次居民参与设计的实践。

陈阿姨说,改造之初,街道和设计师们组织了开放日活动,让大家对小区改造提出建议。在居民的建议下,小区门口去掉了车位,拓宽大门和通道,睦邻微空间也得以扩大了外摆区。

睦邻微空间建成后,居民还能按照自己的喜好调整空间用途,记者在现场看到,原本当做座椅使用的飘窗现在堆放着各种快递。

弄堂依旧充满人情味

即便是一个20平方米的小空间,后期管理也颇为重要。睦邻微空间的日常保洁都是小区保洁阿姨在打理,邻居们都笑称她有福气:是方圆几里唯一一个配了房子的保洁。

保洁阿姨说:“看到脏了,我就会打扫打扫,经常看到居民在这里有说有笑,我工作起来也有劲多了。”

上海万科也参与到睦邻微空间的改造,他们会派两三名工作人员轮流到微空间打扫卫生和收拾物品,会根据社区里老年人的需求及时添置物品,也会把居民建议反馈给有关部门。

“这些年,小区变得越来越好,社区活动也越来越多,很温暖很开心。”1953年出生的居民王玲菊说,早在新华路669弄建成以前,她就出嫁到这一弄堂,邻里之间信任有余,大家都是老邻居了,有事叫一声都会过来帮忙,一起出去旅游也是常有的事。

在王玲菊看来,时代在变,社区也在不断变化,但弄堂里依旧是浓浓的人情味。

对话

微更新能够成为邻里沟通媒介

何嘉:筑学/城市设计学双硕士,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2018年联合成立大鱼社区营造发展中心,担任主任,是一名社区设计/社区营造/自组织发展的跨界践行者。

问:睦邻微空间已经改造成型,能否谈下您的设计理念?

答:作为居民和设计师的双重身份,之前每次出入小区,都能感受到社区中邻里交往的需求与空间局促之间的张力。

作为弄堂口闲置的小空间,即使只有10余平方米,也有机会成为一处遮风避雨,居民又能在这里休息交流的公共空间。所以,在设计中很多细致的考虑在于如何让空间开敞明亮,并设置互动墙、共享书架等与居民互动的设施。

作为设计师,我们只是设计了躯壳,空间怎么创造需要居民说了算,人人都可以是社区的设计师。而微更新就是利用微小的针灸式更新,来承载更多社区中人与人相处的可能性。

问:听说您和团队正在改造一处闲置了20年的地下室。为什么喜欢投入到这些社区更新项目中呢?

答:2018年,我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新华路669弄创办了大鱼社区营造发展中心,它是一个社会组织。我们致力于实现比较多元的工作价值,不论是社区更新的硬件,还是社区营造的软件,其实是与我们每个人生活密切相关的两面,我们需要更多为多数人做设计的设计师,这是服务大多数人生活的实质。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