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悦读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0年11月22日 星期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客厅四雅

《雅道相传》文汇出版社

由文汇出版社最近推出的《雅道相传》,是中国大陆第一部关注雅道现象的专著。从日本雅道中得到启示,作者纯道回溯了雅道在中国的演变过程。从“九艺”到“九雅”,从“九客”到“四雅”,再到如今的新八雅,虽然内容与外延在不断演变之中,但实质却是一样的,就是要让我们的生活更具风雅,让更多人可以做到“雅人致深”,以至“儒雅”与“温文尔雅”起来。正如作者在北京语言大学“斯文讲坛”和苏州西园寺“静心讲堂”的讲座主题:“雅道,让生活充满书卷气”。

当下中国,雅道之风正在蔓延,民众对于雅道的热情不断高涨,但是大多数人还流于表面,看热闹的多,而对于雅道的人文价值,特别是其在精神和美学方面的价值了解甚少,这就更加迫切需要专家学者的引领。雅道需要文学的介入,通过雅道这个领域也可以让文学重新焕发出热情和光彩。不论是对东亚中日韩的雅道比较,还是与西方的贵族与精英教育的研究,我们都可以提炼出雅道的作用和对文学的影响。

[作者简介]

纯道

禅宗美学研究学者、雅道八项倡导人,曾在高校和研究机构工作,近年来出版有《雅道相传》《日本茶挂》《禅艺茶道》《禅艺题记》等十余本专著。担任《陆羽茶文化研究》杂志顾问,学术论文分获全国茶道哲学高峰论坛三等奖和二等奖;同时作为日本花道流派宏道流引进人,即将出版《宏道流通识》等花道著作,其他研究成果与学术论文多次获得全国重要奖项。

过去我们中国人的房屋里有一间客堂,放的桌子要么是四方桌,客人来了之后面对面地坐,要么是坐在中堂中央的一对对椅上可以让客人与主人平起平坐,都是非常礼貌待客的表现。自从中国人用上了沙发和电视机,客厅里的重点和焦点都变成了电视机,与客人说话时一边看电视,一边侧着头看客人,非常的不礼貌,可能是我们已经习惯了,也没有把它当一回事,自己作为主人,或者作为客人,都习以为常了。

现在,我主张要改造自家的客厅,好在现在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了,电视机已经不再是我们生活的必需。我建议把沙发移走,放一张长桌,长桌上就可以插花、焚香和煮茶,一张长桌就自然而然容纳进了三雅。如果家里有孩子学琴,就在旁边再放一张琴桌,这样琴道也就有了。去年我在江西宜春的南惹,一个算很偏僻的山区里,看到一户人家,男主人是一位画家,女主人原来在深圳任企业高管,他们辞职后就在山里买了房子定居下来,他们家的客厅就是这样安排的,背后满墙书籍,正是山里的雅道人家,没有想到我要城市里提倡的改造方案,在山沟沟里却已经实现了,说明时代的变化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主动转身为了雅道人家,我现在家里客厅也作了这样的改造。知道有客人来,就在隔天或当天上午插一盆花,在客人来前15分钟前点一炷香,客人就位后就认真地为客人泡一壶好茶。

客厅里的四雅包括了茶道、花道、香道和琴道,那我们要选择怎样的四雅呢?

茶道

日本茶道中的美学受到世人的喜爱,许多中国女孩子去了日本,看到日本茶室中展开的抹茶道,就爱得不行不行了,作为了小资向往的生活内容,有人就专注地学习日本的抹茶道了。愿意学习,总是一件好事,但是我觉得,中国要学习日本茶道的话,最好是选择学习煎茶道。

一则日本煎茶道都奉一位中国禅师为煎茶道的祖师,明末清初时隐元禅师从中国福建来到日本重振临济宗风,并带去了中国的煎茶方式,直到今日,在京都宇治的万福寺仍是全日本煎茶道联盟的总部,注册在联盟下的三十多个煎茶道流派都奉隐元禅师为祖师,可以说这是中国人带去的茶道;二则煎茶道虽然也有在榻榻米上的跪式礼仪,但还有在桌子上泡茶的坐式礼仪,这样的坐法比较适合中国人,中国人对跪坐不习惯,跪不久,并且有人会觉得跪坐的方式有失尊严,因此坐在椅子上的煎茶道比较适合中国人;三是中国的公共环境和家庭里很少有空无一物的榻榻米房间,有时为了表演一场抹茶道需要费很多精力去找场地,因此抹茶道和榻榻米空间不太容易在中国得到普及。

我们注意到,日本的文人比较喜欢煎茶道,在开展茶道活动时,会用书画作细心的布置,有些茶道师本身就是书道家或画家,通过他们的讲解与气氛营造,会给人以一种不同的美学体验。

花道

这几年插花十分兴盛,说明大家在富裕之后都在追求一种更美好的生活,由于中国的插花有断层,因此一些境外的插花风格和流派一度大行其道。先是有西式插花,主要是以堆花为主,用色块和鲜艳来打动人,满盆的花,甚至连几片叶子都没有。后来日本的花道进入中国,主要是三大流派,池坊、小原流和草月流,近来来未生流和嵯峨御流也时有出现。这些精致优美的日本花道捕获了不少中国女性的心。这几年比较兴盛的还有来自台湾的中华花艺,这是黄永川先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台湾创立的插花艺术风格,以努力挖掘中华传统插花的美学思想,已经形成了相当的影响力。日本花道有了东方的构图意识,大量使用草本植物和木本植物中的叶片,也运用了一些枝条,如在池坊的立花中十分常见。中华花艺则更重视木本植物的枝条,十分重视营造一种意境,因些也受到大陆民众的喜欢。

通过对日本花道的考察,我发现了源自中国明代袁宏道所著《瓶史》而创立的宏道流还活着,从第一到如今的第八过已经过去了280年,当我通过各种方式收集到宏道流的几乎全部已出版的书籍后,自己都被震惊了。没有想到,在日本花道以池坊为源头的风格一统天下之下,竟然还有一批日本人如此酷爱中国传统文化,历经八代来啃读一部《瓶史》,并严格按照书中要求来创作插花。

宏道流有这样几个明显的特点:一是在花材方面,特别爱用松竹梅“岁寒三友”的梅兰竹菊“四君子”作为花材,第一代家元望月义想对创作竹子有特别偏爱,留下了许多插花图谱,现在第八代家元望月义瑄则是创作梅花插花的一流高手,明年他会来到中国上海,大家可以去看看他的表演。二是对枝条的运用,枝条是中国传统插花的灵魂,也是代表了一种风骨与气节,因此特别受到古代文人墨客的重视,通过灵动的枝条来抒发自己的情感。我在日本宏道流本部访问时,竟然发现有池坊的正教授在宏道流恶补枝条运用的技巧。三是努力寻求自己最想要的意境,袁宏道写《瓶史》,他首先是一个文人,而不是以插花为业的花艺师或花道师,在他的文字中最关注的并不是技巧,而是通过插花想达到的精神诉求,因此营造了许多只有文人才能意会的气氛,宏道流的家元们为了捕捉到这些气氛,特别提出了“宏道流十体”,每一体的名称都从《瓶史》中获得灵感或直接取用其中的字词,如果大家以后有机会学习宏道流时可以慢慢体会深藏其中的奥妙。四是遵循了“多多许不如少少许”的禅宗美学思想,袁宏道本身是一位居士,他在苏州吴县任县令时去西洞庭的石公山后,就爱得不得了,开始自号“石公居士”,明年宏道流家元和教授来访时我会带他们去石公山,有的教授听到消息后已经兴奋起来了,现在他们正在报名准备之中。《瓶史》中有指出插花不宜用太多种花材,最多二三种,因此宏道流中有大量作品只用一种花材,这种现象在日本花道中极为罕见,在中国的插花中也不多见,但他们很好保留了这个传统。用一种花材插花,甚至是没有鲜花的枝条和绿叶会好看吗?这个只有更多地看了他们的作品才有发言权。四是特别重视插花作品的摆放,在中国盆景中会比较重视花架花托之类的台座,日本花道中也有一些,但像宏道流那样重视的却是首屈一指的,宏道流不仅要求花器要放在合适的台座上,还特别指出台座应该是要用有四个脚的,以增加作品的立体感和画面感。

除此之后,还有不少宏道流特别鲜明的特点,我正在整理他们的文献,同时开展一些研究,以后有机会分享给大家。宏道流没有创立在中国是一个遗憾,但能够出现在日本并存在了280年也是一种欣慰,正因为它创立在日本,它也有一些日本美学特征,但看多作品之后,真的发现它的灵魂与精髓全是中国的东西,这就十分难能可贵了。这好比中餐到了国外,它会有些异化,以迎合当地人的口味,但它毕竟还是中餐,有些中国人为此不承认它是中餐,但全世界的人都觉得它是中餐,那它最终还是会被归在中餐之中的。关于宏道流的风格与美学特征可以讲几堂课,现在素材有了,就等慢慢挖掘了,我们相信在中国人当中会掀起一股学习宏道流的热潮,毕竟它的思想基础来自于袁宏道的《瓶史》,是最真实、最重要的中国传统插花的样式。

香道

香道在中国的发展历史相当悠久,从出土文物来看,它至少有5000年的历史了,它要比茶道和花道的历史更为悠久,传到日本后,日本人又把它进一步精致化,有了如今的香道。与茶道与花道一样,香道在日本也有许多流派,大多数的流派都以日本人为祖师。

但是,日本人对鉴真大师在香道方面的贡献却是承认的。鉴真大师六渡东瀛,带去大量的物资与文献,包括许多的香料与香材,随着这些有形物质带入日本,也把香文化带到了日本。公元754年,鉴真大师克服千难万险,终于抵达日本九州。鉴真大师将中华医学、香学等文化毫无保留地在日本传播,如药材的识别、收藏、炮炙、使用、配伍,香料的和合等,极大地促进了日本医学、香学的发展。

根据日本汉方野崎药局主席野崎康弘的考证,至少有包括“细辛、芍药、附子、远志、黄芪、甘草、苦参、苍术、芜花、肉桂、川芎、玄参、当归”等三十六种药草是鉴真带往日本,并教会当地人使用的。这些药材中,绝大多数可用于香品制作。

今年四月,我组织中国花道禅花门访日代表团到奈良唐招提寺向鉴真大师墓塔献花,唐招提寺正是由鉴真大师所建。我们去的时候,唐招提寺的西山明彦长老全程陪同,向我们介绍唐招提寺的历史渊源,以及赵朴初居士与唐招提寺的往来故事。当他介绍说,唐招提寺还保留着鉴真大师当年带来的制香秘方,有少部分线香可以供大家收藏品鉴时,大家十分高兴,一下子就把货架上的唐香购买一空,可见大家对于来自自己国家的高僧大德有多大的兴趣与偏爱。

因此,我想努力去寻找一个至少还保留着唐代形态的日本香道流派,最好就是以鉴真大师为香道祖师的流派,就像以袁宏道为祖师的花道流派一样,把它重新带回中国,相信这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与爱好的。

琴道

中国的琴文化历史也十分悠久,这可以说是中国特有的,它没有像花道、茶道、香道一样在日本有很大的传播和形成流派。但它与茶道的名词出现在唐代一样,在唐代也就有了琴道一词。唐代赵璘写的《因话录》卷二中记载:(李约)“有山林之致,琴道、酒德、诗调皆高绝。”

琴道在过去主要是指古琴,但在今天我们可以把它外延再扩大一些,可以包括更多乐器弹奏的乐曲,甚至可以可以包括西洋乐器,例如钢琴与小提琴,这样就把琴道与现代人的生活可以有更多的交集,也就上升到了全部的音乐范围,毕竟在六艺中早就有了“六乐”,当时的“六乐”应该已经泛指所有可以接触到的乐器与音乐了,只是后来的名士和文人更偏爱古琴而已,因为它也更容易进入日常生活和平常人家,说琴道并不只是指古琴一项,而应该理解为以古琴为主,兼及其他,这样比较合理,也可以给后人更多的发展空间。

我刚才说了,我们在客厅改造后的空间里,放一张琴桌,当知心朋友来访时,桌上茶花香齐备,如果家里刚好有小朋友在学琴,就可以让他(她)在一旁表演一曲,这样的场景一定十分温馨与和谐,就像一个家庭雅集一样,样样都有。如果没有古琴,也没有关系,钢琴、小提琴也可以来一曲,让大家欣赏更多的世界音乐,可以帮助中国人有更宽广的眼界,也就更容易与世界打交道。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