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上海教育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0年12月04日 星期五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终于找到了

上海市文来中学八(7)班 茅宸馨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日复一日辛苦又忙碌的学习生活仿佛看不到边际,我曾问过身边的人们,我这么拼命的意义在哪儿,好友说是为了能考上好高中好大学,老师说学生的职责就是学习,家长说是为了能有个好的未来。这些对于我来说仿佛海市蜃楼遥不可及,这些目标也无法打动我分毫,我融进地铁站行色匆匆的人群,我想要的是什么,只能我自己去寻找了吧……

我搭乘的方向与大部分人相反,还能在车厢里找到空座位,小小庆幸着坐在上面,“偷得浮生半日闲”。耳机里的音乐混着地铁里温柔的报站女声,催人睡下,就在我迷迷糊糊将要睡着时,突兀的金属碰撞声拽回了我的神智。循声望去,一位年轻女人穿着前段时间流行的蝙蝠衫,双手捧着一个有些变形的盆,里面零星几枚硬币随着她的动作翻来覆去地发出响声,她的膝盖上缝着一块七成新的垫子,走过车厢连接处便跪下来,膝行过座椅那段,手中的盆在每个人面前停留一阵子,嘴上不停地说着“谢谢,谢谢”。车厢里坐的大多是些刚刚下班的年轻人,他们都只是微微抬起头瞥了眼女人,随后便又低下了头,还有几个中年人窃窃私语道:“现在的年轻人好手好脚的,干什么不好。偏偏来乞讨,谁要给她钱啊。”我偷眼观察那个年轻的女乞讨者,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尴尬和羞愧,她的坦然让我觉得有些脸红。

地铁停在了我要下的站,我快步走下了车,出站口,一位老婆婆正卖着上海特有的白玉兰手串,这在如今的上海已经很难见到了。婆婆银灰的头发与她面前竹筐里洁白的白玉兰手串遥相辉映,仿佛都散发出幽幽的芳香,许多行人在她面前驻足,也许是被这幽香吸引,也许是在寻找童年记忆,人们俯下身,把钱放进婆婆脚边的盒子里,微笑着伸手戴上她递来的花串。

我好像突然懂了,这大概是面对生活的不同态度吧,选择了尊严,就不断地努力,去维护那份体面;选择了苟且,就瘫在原地烂成泥沼;那我呢?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吧。不为了虚无缥缈的好前景好未来,我想要的不过是像婆婆一般,靠着努力,去创造自己的价值,而不是如乞讨者一般,在生活的磨砺中失掉了尊严。

我抬起头长舒了一口气,上海的夜空已经很难见到星星,可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夜空中最亮的星,现在就闪在我心里,我听着耳机里淌出来的声音微微一笑,我想我终于找到了我的答案,“夜空中最亮的星,请照亮我前行……”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