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民生测评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四家店扫码点餐时 明示需要个人信息

制图/潘文健

■不点“同意”无法进入点餐  

■共调查7家餐厅,2家无纸质菜单

晨报记者  徐妍斐  李晓明

日前,中国消费者协会表示,餐厅仅提供“扫码点餐”涉嫌过度收集消费者个人信息,也侵害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技术进步应当让消费者享受发展红利,而不是成为经营者商业欺凌的工具。生活中,许多顾客对此点也有诸多“吐槽”。

那么,上海的餐厅在这方面表现如何?近期,记者挑选了七家有“扫码点餐”的餐厅,查看其预备传统纸质菜单的情况及“扫码点餐”的服务形式。

〔测试结果〕

有店员称不会恢复纸质菜单

此次评测记者挑选餐厅的范围,不包括那些人们习惯于柜台点餐的洋快餐店,也不包括必备传统菜单的老字号,主要集中于连锁或个体经营的使用扫码点餐功能的大众餐厅。7家餐厅分别是火凤祥(合生汇店)、太二老坛子酸菜鱼(合生汇店)、胡子大厨(森活广场店)、汤小罐(森活广场店)、如一鸡鲍鱼(合生汇店)、新石器烤肉(大融城店)、牛垚鲜牛肉火锅(大融城店)。

结果,7家餐厅中,有2家无法提供传统纸质菜单。

记者到达新石器烤肉(大融城店),向服务员询问是否有菜单,服务员表示店内无菜单,可以在桌上进行扫码点餐。店家表示,设置扫码点餐是为了跟上时代潮流,如果老年人不会用的话,可以用门店POS机协助点餐。同样,在胡子大厨(森活广场店)里,服务员提示可以通过桌上贴着的二维码进行扫码点餐。当记者询问是否有纸质菜单时,对方表示没有。在回答为什么没有纸质菜单时,店员表示:“原先有,去年因为疫情期间减少接触的原因取消了。”在被问及中消协提倡并用纸质菜单,是否今后会恢复时,店员表示“不会”。

当记者向太二老坛子酸菜鱼(合生汇店)要纸质菜单时,店员表示“纸质菜单可能不是最新版本,最新的在扫码点菜里”。记者表示仍想要一份时,对方花了几分钟才找来,并表示“这个是最新版”。

6家需关注官微才可点餐

中消协指出,仅提供“扫码点餐”涉嫌过度收集消费者个人信息。记者体验发现,7家店的扫码点餐功能均通过微信进行,除新石器烤肉(大融城店)外,其他店铺扫码后均需要关注该店的微信公众号。

其中,胡子大厨(森活广场店)、如一鸡鲍鱼(合生汇店)、牛垚鲜牛肉火锅(大融城店)在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点餐服务前,没有“获取授权”这一步骤。比如,在牛垚鲜牛肉火锅(大融城店),入座后服务员会递上一份菜单,并提示也可以扫描桌上二维码进行点餐。记者看到,每张桌子右下角都张贴着一个扫码点菜+买单的二维码。用微信扫码进入,则需要先关注牛垚鲜牛肉火锅大融城的微信公众号,然后在推送的信息中选择“点我快捷点单”才能实现点单功能。

除了上述3家门店外,其他店铺则需要授权一些信息。最多的是“获取微信昵称、头像、地区、性别”,包括火凤祥(合生汇店)、汤小罐(森活广场店)、新石器烤肉(大融城店)。而太二老坛子酸菜鱼(合生汇店)的授权项目为“获取微信昵称、头像、地理位置”,比其他店铺少了一项“性别”。若不进行授权步骤,则后续无法进入点餐,这种顾客个人信息采集显得有些“强制性”。

〔各方反应〕

顾客:年轻的也喜欢纸质菜单

在调查的过程中,记者也随机对一些顾客进行了采访。结果发现,除了部分中老年顾客无法熟练使用扫码点餐功能外,不少年轻顾客也表示更喜欢传统纸质菜单。在火凤祥(合生汇店),扫码点餐的同时,顾客可以问店家索取纸质菜单。两位前来就餐的朋友就问服务员要了一张菜单一支笔,在菜单上勾画。“这样看起来更方便,点菜也方便,手机屏幕小还要滑来滑去,不是很方便。”其中一人表示。

在新石器烤肉(大融城店),记者的邻桌是一位宝妈带着父母和宝宝来用餐,结果老人和小孩都不会操作扫码点餐,就只能等着宝妈一个人独自点餐,还时不时询问父母要点什么菜,拿着手机给他们看图片,非常不便。

部分中老年顾客则不太适合扫码点菜的店。70岁的李大伯随家人前来,家人点餐时他坐在一边,不时回应家人们对于菜品选择的提问。在过去,他是一家人点菜的主力,而如今则显得有些“边缘化”。李大伯表示,自己和朋友们就餐,不会选择这些“小年轻们”吃饭的地方,也不会扫码点餐。58岁的刘阿姨会使用扫码点餐,但是并不熟练,有时候会忘了下一步的步骤,最好是在女儿的提示指导下,完成点餐操作。更多时候,她选择把扫码点餐这件事交给女儿。

消保委:可投诉强制扫码点餐商家

近两年,智能化餐饮发展十分迅速,商家通过智能化服务可以提升整个餐厅的运营效率,提升消费体验。比如,很多餐厅都推出“无接触服务”,扫一扫二维码即可点餐、结账等多项服务,很多消费者感到很方便。

但一些老年消费群体对此感到烦恼。有些老年人不太会使用智能手机和电子支付,如果只能扫码点餐,容易让老年人面临外出“吃饭难”的困境。还有些商家强制消费者扫码点餐,关注其店铺公众号,之后消费者就会收到大量推广营销信息。此外,由于微信是实名制的,有些消费者还担心个人信息的泄露。

对此,中消协指出,菜单是消费者决策的重要参考依据,与是否接受餐饮服务直接关联,餐厅应当提供直观可查的现场菜单,供消费者了解菜品和价格,决定是否用餐。不提供现场菜单,扫码关注后才能浏览菜品和价格的做法,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不仅如此,上海市消保委公益律师陆珊菁还指出,扫码点餐是信息化时代下的智能化服务的新形式,本身不是问题。但如果扫码点餐成为就餐的唯一选择,就是问题,其本质是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尤其是对于老年人等不会上网、使用智能手机的消费群体,如果扫码点餐成为唯一的选择,他们将无法就餐。

因此,商家在采用扫码点餐等智能服务的同时,应保留菜单点餐的传统方式,保障消费者选择点餐方式的权利和老年人等特别消费群体的权益,这也符合国务院办公厅颁布的《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的实施方案》中为老年人提供更周全、更贴心、更直接的便利化服务的精神。

同时,陆珊菁认为,商家为扫码点餐设置条件,例如,必须要消费者“同意获取个人信息”“同意获取用户位置信息”“同意第三方获取信息”,是一种“形式上自愿、实质上强制”的交易行为。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并借助技术手段强制交易。

若商家强制要求消费者扫码点餐,消费者有权拒绝,或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同时商家也要保障消费者的个人信息,如若消费者发现个人隐私信息受到侵犯,应及时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