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文娱新闻

版面概览

上一版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深耕8年,两个月内将上演七部

开心麻花,在原创音乐剧上“露一手”

制图/潘文健

晨报记者  殷  茵

随着剧院上座率逐步开放到100%,被疫情压抑已久的演出市场,终于在这个春天逐渐回暖。4月2日至5月30日,开心麻花七部原创中文音乐剧在深圳首届“深·爱音乐剧季”接踵登场,这是舞台剧品牌开心麻花华南基地在音乐剧领域深耕8年后的第一次全面呈现。“如果要在中国选择两个最适合发展音乐剧产业的城市,肯定是上海和深圳。”开心麻花华南总部总经理、总制作人何再坚说。

在中国喜剧领域做到国内顶尖的开心麻花,始终有一个音乐剧的梦想,如今,这朵梦想之花正从深圳生根发芽。“我们做音乐剧的投资,相当于拍一部电影的耗资。”何再坚坦言,大型音乐剧制作是很烧钱的,开心麻花在音乐剧和电影上的投资,都是动辄几千万元。但这份坚持在他看来很值得,“对中国音乐剧产业而言,一味引进并不能真正促进产业的繁荣与发展,音乐剧演出市场要形成‘终极黏性’,必须依靠扎根本土的原创优秀剧目才能实现。”

开幕大戏灵感来自“公主号”

此番上演的七部原创音乐剧可谓风格迥异——开心麻花首部惊悚悬疑音乐剧《醉后赢家》,由绑架案带出一场连环荒诞骗局;一人分饰27角的《求婚女王》在喜剧外壳下探讨婚恋等社会议题;《爱你够了吗》讲述逃婚新娘进入福利医院意外揭开307病房里三个“怪人”的秘密;《时光旅行局意外事件》以2066年的穿越旅行构架起一个《夏洛特烦恼》式的爱情故事;已在中国演出超过500场的《三只小猪》,则是适合全家观看的儿童音乐剧。其中最受瞩目的是开幕大戏《莫伊拉号》的中国首演,该剧根据疫情期间真实事件改编创作,背后团队包括央视《国家宝藏》戏剧总导演朱峰,以及张雨生的御用编曲、日本音乐人樱井弘二。去年,疫情让全世界演出机构陷入停顿,困境中,开心麻花反而有机会潜下心来,创作了两部原创剧目,复排了一部剧。《莫伊拉号》就是在特殊历史事件下创作的一部关于疫情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情怀音乐剧,故事来源于去年备受世界关注的、被迫停泊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  邮轮。“一群陌生人带着美好的愿望登上邮轮,却因疫情遭遇至暗时刻,面临生与死的抉择和矛盾。这是一个全世界人民都会有共鸣的、非常有戏剧冲突的故事。”朱峰说,创作团队从采访邮轮乘客、搜集故事、构思情节、创作音乐,前后花了半年时间创作。“莫伊拉”在希腊语中意为“命运女神”,在近20位演员的舞台上,14首歌曲将呈现创作者对疫情的反思,传递出人性光芒与力量。

朱峰对《莫伊拉号》充满期待,首演后,他想带这部音乐剧到上海乃至全国接受市场的测试与检验,更遥远的计划是拿到投资,一步步打磨改编为英文版,“有一部中国原创的音乐剧走进美国百老汇,那一定是我们做音乐剧的终极目标。”

从“打游击战”到“艺文空间”

在何再坚看来,上海一直是中国音乐剧“引进”和“原创”的重镇,深圳则在音乐剧产业发展上有着极大潜力。2013年,何再坚带领团队到深圳创立开心麻花华南总部,目标就是要做音乐剧。他还记得初来乍到时的困窘,租不起排练厅,也没有固定演出场所,“一切都像打游击战。”2017年,开心麻花华南总部制作中心基地落户深圳龙岗区,并成为当地文化名片,四层的艺文空间设有24小时开放的排练厅、琴房、健身房、文创空间与沙龙空间。也是从那时起,开心麻花以一年一部的速度创作音乐剧,正式开启音乐剧产业梦想。

尽管制作一部原创音乐剧投入不菲,但何再坚认为,电影与音乐剧完全是两种盈利模式。一部电影上映时,最初票房很高,一个月后票房开始稀释。音乐剧则相反,刚开始的制作和规模都很小,随着口碑和制作的升级,肥尾效应显现,演出周期可达几十年,收益无可估量,“在电影史上卖得最火的电影《星球大战》系列,远不如一部卖得最好的音乐剧票房。”  从制作人的视角,他始终关注音乐剧长远的商业价值。对中国音乐剧产业而言,一味引进并不能真正促进产业的繁荣与发展,必须依靠扎根本土的原创优秀剧目才能实现,这些年,开心麻花华南总部前后吸引了两百多位音乐剧从业者,其中数十位演职人员选择定居深圳。

而此番上演的“深·爱音乐剧季”是一场持续而深入的音乐剧狂欢。两个月内,开心麻花将邀请音乐剧主创、专家,以创作者沙龙、剧本研读、戏前5分钟种草演讲等形式,与从业者分享经验、为爱好者提供舞台、向大众普及推广音乐剧。通过“音乐剧走进高校”版块,开心麻花也将以音乐剧为载体,在高校推进美育教育,提升学生审美和艺术鉴赏力,以此开拓和培育新一代音乐剧观众群。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