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上海新闻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1年04月10日 星期六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鲁迅曾常来的咖啡馆来场剧本杀

“复古+潮流”的公啡咖啡馆 红色历史和时尚文化交相碰撞

图片/见习记者 王 琛 晨报记者 严峻嵘 陈 征 对本文亦有贡献
制图/潘文健

晨报见习记者  王  琛

1949年5月24日,深夜的上海飘着毛毛细雨。上海西郊方向的炮声已经响了好几天了,这天却突然沉寂下来。上海商会会长许则明在多伦路的一家咖啡馆组织了一场饭局派对,邀请了大上海商界、报社、电台等各界代表,在这场饭局上各方势力为了谋取自己的利益,勾心斗角……

这并不是某个谍战剧的片段,而是即将在“公啡咖啡馆”里上演的剧本杀场景。

这里是位于上海虹口区多伦路251号的多伦文化艺术空间,鲁迅与一众左联作家们曾经的常聚地——“公啡咖啡馆”连同一家“公啡书社”如今都坐落于此。

■让多伦路走进年轻人视野

公啡咖啡馆的原址位于四川北路多伦路口,很长一段时间并未作为咖啡馆在经营,2006年在多伦路8号挂纪念牌。去年10月迁址到多伦路251号开启试运营,12月31日正式对外开放。

除了日常限量提供西餐饮品、供人们打卡拍照外,公啡咖啡馆也承接着剧本杀、沉浸式派对等一系列文化活动,连带着让历史感十足的多伦路也逐渐走进年轻人的视野当中。

晨报记者在一个春光明媚的午后探访这里,感受红色历史和时尚潮流的一场交相碰撞。

一进门,老上海的复古气息便扑面而来,鲁迅先生的大幅头像彩绘最先越过吧台映入眼帘。随后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黄包车、公用电话亭、老式自行车,瞬间穿越回上个世纪。

经过吧台往里走,是一块空间更大的场地。金色的镂空拱门、桌上翠绿的美式台灯和墙壁上镶嵌的彩色玻璃交相辉映,年代感十足。

4月15日,这里将举办首场红色剧本杀的内测活动,届时央视纪实频道也会来上海全程拍摄。

该活动由国家一级文学编辑、被誉为“滑稽王小毛之父”  的葛明铭亲自授权,以其同名作品《第一缕曙光》为故事背景改编策划而成。

玩家们可以相聚在这间充满历史感的咖啡馆里,用时下流行的娱乐方式,体验属于那个年代的一场“惊心动魄之旅”。

■红色剧本杀源自真实故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1949年5月24日,上海解放前夕,黎明来临前的至暗时刻。中共地下党邹凡扬克服重重困难,希望在解放军入城后将消息传递出来。

25日凌晨,携带着新闻稿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入城布告的他,只身闯入国民党上海广播电台,命令留守人员中止原有节目,立即播送上海解放的新闻和解放军入城布告。

“今天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入上海市区,大上海解放了!”短短23字,成为了最早宣布上海解放的新闻报道,沉寂的城市因此而沸腾。

上海解放后,邹凡扬曾先后在《新闻日报》、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上海电视台、上海广播电视局主持过工作。他思路开阔、精通业务、平易近人,曾影响了几代新闻人。

2019年,为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上海解放70周年,葛明铭以这位自己熟识多年的老领导为人物原型,创作了《第一缕曙光》这个剧本。

最初是作为红色主题故事宣讲用的,在社区、学校开展了近百场讲座,社会反响极好。

公啡咖啡馆即将举办的沉浸式派对、剧本杀活动就是以这个真实的故事为蓝本,在得到葛明铭授权后,由追梦人剧本工场与顺来祥团队联合二次开发创作出的。

游戏中,玩家们可以亲身体验那段红色历史,跟着角色和剧情,切身感受当时如履薄冰的谍战氛围,透过重重线索,追随先辈的足迹,迎接“第一缕曙光”。

“我跟邹凡扬老局长曾经在工作上有很多交往,当时都在一幢楼办公。他儒雅、自律,为人朴实,工作上很有前瞻性。作为前上海电视台负责人,当年是他签发了上海第一条电视广告,开创了用商业广告解决电视台生存的先河。”谈起老领导邹凡扬,葛明铭十分感慨。

老一辈人那些步履艰难却也正能量十足的真实经历,即将用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方式在这里被重新讲述。

事实上,公啡咖啡馆并非第一次如此吸引人们相聚于此。

百年前,在那个还没有剧本杀的年代,以鲁迅为首的一众胸怀抱负的左翼作家就常在这里相聚。他们交换文学思想上的不同主张。

据夏衍回忆,1929年10月中旬,中共组织在公啡咖啡馆二楼召开了左翼作家联盟(简称:左联)第一次筹备会议。会议上传达了中央关于文艺界停止内战的主张,并分析了组成包含鲁迅在内的“左联”的意义。

此后,每周一次的筹备会地点,几乎都固定在公啡咖啡馆的二楼一间可容纳十二三人的小房间。

海派文献研究工作者孙莺认为,公啡咖啡馆对于中国新文化运动具有重要历史意义,这里可以称得上是左联成立的摇篮。

■鲁迅先生到底喝不喝咖啡

鲁迅早年间曾发文讽刺过一些文艺界名人喝咖啡:遥想洋楼高耸,前临阔街,门口是晶光闪灼的玻璃招牌,楼上是“我们今日文艺界上的名人”,或则高谈,或则沉思,面前是一大杯热气蒸腾的无产阶级咖啡,远处是许许多多“龌龊的农工大众”,他们喝着,想着,谈着,指导着,获得着,那是,倒也实在是“理想的乐园”。

他还曾说过一句名言:“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的。”

这样的他却时常光顾公啡咖啡馆,这不禁令许多人生出疑问:鲁迅先生本人到底喝不喝咖啡?

其实,真相如何至今众说纷纭。

但在1930年2月16日《鲁迅日记》中,可查阅到“午后同柔石、雪峰出街饮加菲(咖啡)。”的字样。

这次饮咖啡,鲁迅去的便是公啡咖啡馆,在那里出席“上海新文学者的讨论会”,数周后,左联在上海成立。

《成仿吾研究资料》(即《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中也有文字记载:“我按时到了咖啡店,鲁迅先生已经坐在那里喝咖啡了。”

一些专家因此曾表达过他们的推测:鲁迅大概率不拒饮咖啡。

鲁迅旧居景云书房的负责人夏正权也表示,鲁迅虽然没有经常喝咖啡的习惯,但喝过一杯两杯咖啡是有可能的。

■红色文化再次焕发活力

随着公啡咖啡馆重新开放运营,多伦路名人文化街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前来参观、打卡。

距离公啡咖啡馆几步路之隔的多伦路201弄2号,就是当年左联的会址,很多人特地前来参观。鲁迅、茅盾、叶圣陶、丁玲、柔石等一批新文化运动的精英也都曾在多伦路生活和战斗过,在中国革命史和现代文学史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至今这条文化街上还随处可见他们的雕像。

多伦文化艺术空间主理人刘斌向记者介绍,这个四月,红色叙事沉浸式定向探险“珍花惜时”、红色主题剧本杀“上海第一缕曙光”  将陆续在公啡咖啡馆正式上线。

红色历史、历史文化景点、四史教育、党建团建都将会以创新形式,在多伦路这一上海新文化标志性地标上进行呈现。

多伦路这个上海乃至中国的“现代文学重镇”,不仅有厚重的红色历史文化底蕴,也将在建党百年之际焕发出新的活力。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