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焦点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1年09月27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黄金周五” 不温不火

一些培训机构不少班额还没满员

一名家长带着女儿去培训机构 /晨报首席记者 庞菁涵

晨报首席记者  庞菁涵  晨报记者  荀澄敏

已过秋分的这个周五,午后仍旧炎热,太阳照在浦江镇某综合体外墙的广告牌上,十余家大大小小的培训机构昔日盛况尚见一瞥。再过个把小时,早早放学的小孩将从各处赶来,在这里接着上课。经历了一个星期冷清的教培门店,迎来了最“热闹”的几个小时,而这,也远不及曾经。

曾经被视作“补习一条街”的梅川路上,多数机构依然正常营业,但整个行业的不确定因素依然“暗流涌动”,有给孩子报了班的家长赶来退费,也有佛系工作人员劝家长要谨慎……被网友誉为“黄金周五”的培训时段,也始终不温不火,甚至不少班额都没有满员,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幸运家长的感慨:

“周五班,我们报进了最后一个名额”

位于浦江镇某综合体的这间学而思开业刚刚一年,崭新、敞亮,一位身着制服的员工推着运货小车,在走廊里挨个搬运已经装箱的直播设备,“不能用了这些,要回收去……你好,麻烦让一下。”靠墙坐在椅子上的老先生赶紧挪了挪屁股,收回伸出去的脚。

穿堂里,这样百无聊赖坐着的还有十来个人。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横过手机玩游戏打发时间:“我不愿意坐后面旁听,像给我上课,傻的。”

女儿读二年级,她很满意几年前买对了学区房,上学只过一个路口,但话锋一转自嘲道“补习班却要跑十几公里”。

收起手机,我们攀谈了起来,她说其实早先自己也不在这里上课,今年6月,家附近刚刚开张了一家,没料到9月份就关了,学都已经学了还能怎样,只好跟着合并到这家来,好在环境不错平复了心里些许不快。

“刷抖音都知道的呀,双休日不让补课嘞。”她指指教室,“周五班,我们报进了最后一个名额。你要去APP上报名,看吧,‘已满’。”

“黄金周五”的时段,从“双减”政策出台要求双休日不能办学科补习班以来,就很快被家长和培训机构捕捉。这一天,下午放学早、时间充足,第二天也不用赶早去上学、上班,“早报早抢周五黄金时段”是教培机构今秋上新话术。

各间教室门外贴着的课程表上,双休日空空如也,而周五放学后的时间,两门课都排得满满当当。每门课两小时,需要连上下午班和晚上班的孩子,就要在四点前赶来开课,八点半才能下课。

这里的9间教室,只空了一个,其他房间都能听到小型扩音话筒里传出的讲课声。有的教室坐满了20个孩子,有的教室倒还有空缺,一间是五年级的英语课,一间是四年级的数学课,名额也不过还剩一两人。

相比周五,课表上周中其他时间显得没那么“饱满”,下午放学后零星安排了些课程,但开课时间要到下午五点以后,最多也是两门,但每节只能上一个半小时。这些时段的报名情况,比起周五名额还充裕。

昔日补习一条街:

“随到随报,补报还有班额”

沿街一楼是各色网红小吃店铺,二、三楼则是红红火火的各类培训机构,昔日每到周五晚上、周末时分,来打卡吃饭的年轻人与带着孩子来补课的父母,形成了人气超旺的梅川路步行街。

这样的补习人潮,伴随着“双减”而节节减退。奶茶店、咖啡店曾是送补孩子父母休憩的场所,围坐在一起不仅交流学习情况,还交换着补习机构的情报。

如今,哪怕是在周五下午的黄金补习时间也难觅成群的家长,“双减”政策一出,有的家长果断退课佛系起来,还有些仍在上课的家长也开始犹豫不决,“能上一节是一节吧!”

“快点吃点小点心,就准备去上课吧!”周五下午一放学,顾先生就骑着电动车,把孩子从学校接到学而思来补习。

“双减”政策之后,顾先生依然给孩子报了两个班,“现在双休日不让补了,我首选就是周五放学的时间,稍微宽裕一些,毕竟平常孩子还要完成学校里的功课。”为了能把两门补习班都落实在周五,顾先生跑了几家补习机构,“我们原来都在学而思读,但有些学科学而思在周五没有开课。所以,我不得不换成了两家机构,要稍微奔波一下。”

与曾经的一位难求相比,梅川路上的学而思、昂立小学生、新东方等机构如今依然还有名额。以小学三年级数学为例,选择周中补习,可以随时插班,而周五晚上也依然有班额。

“我们没有扩大班额,原来双休日排的课程要缩减到工作日,因此周五晚上有些科目就不排了。”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解释说,“机构运营是要核算成本的,我们现在周一到周四的学科班,以及双休日的兴趣班都报不满的情况下,不可能再扩班!”

一位二年级的家长王女士下班后匆匆赶来给孩子退班,“我们本来就是小学低年级,刚开始感觉大家都在补,就给孩子报班了。现在开学一个月了,跟着学校老师的节奏感觉挺好的,就不想补课了。”

家长观望心态浓:

“一对一不香了,机构撤走没有一点预警”

所谓“黄金周五”,并不属于所有人。曾经名号响当当的教培机构前台,始终未见波澜,一两个工作人员静悄悄守着岗位,各看各的手机。

这几家门店,有一个共同点——门头和前台的品牌大logo下,副标小字被遮挡或者干脆拆卸,留下块补丁或一圈钉孔。

主打高端教培的某教育机构,昔日醒目的“一对一”被完全遮住。机构工作人员表示,“高端教育培训市场受到的冲击并没有那么大,因为客单价原本就高,相比较选择大班补课的家长,我们这里的家长还是相对稳定的。”

“两小时的一对一能不能拆开来,一小时一上?”“双休日能不能来答疑?”面对家长的诉求,工作人员表示都可以,如果选择一对一教学,上完一小时的课,还可以在机构里做作业,老师可以免费答疑。如果实在要选择在双休日答疑,那么该机构推出了面向家长进行,只要家在机构三公里之内,教师上门授课不收取额外的费用,依然是分学科教学,“你懂的!”

该机构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不仅熟悉政策,还会对周边各个学校的情况进行分析,让家长对其专业度有一定的信赖,与此同时,他们机构内部还会提前知道行业其他机构的动态,她表示,“某机构爆雷之前就曾提醒过自己的家长要提前去退费,秋季班结束后,还有其他机构要关闭线下教学业务。”

这样听起来“专业”的话术,确实能够取得不少家长的信任。但只要上网搜索一下相关信息,就会发现这些所谓内部消息,不过是网络汇总,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

一对一、一对三的每小时费用从300至800元不等,如果家长一旦选择这种辅导方式,一付费就高达上万元,机构的宣传,却很难打动家长的心,家长们都表示,“一对一补习成本太高了,万一再出点问题,金钱损失也很大。”

昂立教育,则用布条遮住了“学科”二字。

就在本周,一篇来自“昂立英语”微信公号的文章,字里行间倾诉破产之苦,网络“昂立倒闭”的传言迅速发酵,很快,昂立教育出面辟谣,表示这是一家去年已经与自己脱离关系的名为南京昂立起航的公告,并非官方发文。

误会解除了,但实际中,一些昂立的门店的确没能靠着硬挤出来的“黄金周五”多熬几天,等来的是关闭校区。

就在这家商场,曾经占了两块区域的昂立,还能看出比周边的其他机构体量都大,但下半年开始,在此学了两三年的老顾客,已经无法继续光顾。一把U型锁插牢玻璃门,却锁不住屋内灯灭人走。

佛系机构人员劝三思:

“行业前景不明,劝家长报班要谨慎”

“我这个月的业绩已经是负的了,有家长来退钱,我就马上办。要来报班的,我会劝家长要谨慎。”“90后”的王先生长期在培训机构从事营销业务,他坦言,“我现在就躺平了,这也是对家长负责,能做一天是一天。”

原本培训机构有大量的营销人员,负责接待家长咨询、报班等事务,而他们的工资奖金直接与家长报班金额以及人数挂钩,因此他们大多耐心热情,一般都要热络地与前来咨询的家长加微信。

现在的王先生则变得越来越佛系,“很多家长来问我,我们机构怎么样?其实,我就是公司的基层员工,上层的决策,我可能也要到最后才知道。因此,家长无论是报什么班都要谨慎一点为好。”

对于真想要报班的家长,王先生建议报普通大班,一个学期学费3000-4000元左右,万一出了问题损失也不大。只要上万的学费,王先生都劝家长要三思,“现在小学生低年级的家长基本都躺平了,现在急需补课的无非就是毕业班的学生。现在最好观望,先观望半年再说。”

不受影响的学前家长:

“从小班就开始学英语了,现在还合规吗?”

学龄前幼儿学英语,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化都市早就稀松平常,“双减”一出,即刻冷却了鼎盛一时的中小学学科类教培,大潮退去后,学龄前的英语等培训浮出,相较之下竟显得热闹。

浦江镇某综合体内,一个拐角的窄道里,两排贴墙的小矮凳,密密地坐满了头发花白的阿姨老伯,蜷着腿,整整齐齐。

这家叫做“小小地球”的店,在周边几间门可罗雀的机构的陪衬下,凸显人气兴旺。这是一家定位为“专注于青少儿英语教育”的品牌,面向4-12岁儿童教授英语课程。

在周五,被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牵着小手领来的孩子里,有的刚上小学,有的还在读幼儿园。

一位外婆带着外孙在大厅休息,小孩子趴在圆桌上做作业,等待开课。

“我们读学前班,从小班就开始学英语了,也没学点什么,就是来玩玩……你给阿姨讲一句英语啊,见面怎么问好?”小男孩在大人的招呼下,突然脸红,一边把头埋进椅背往外婆后腰里钻,一边像是说起了英语,但声音闷着,我们都没听懂。

外婆挤挤眼朝外孙努了下嘴:“你看,他还讲不出什么的,学费一年一万三吧,一星期一次,他妈妈说英语都要从小学起。”

在人们对双休、寒暑假不能开学科培训,对资本不得进入教培领域议论纷纷的时候,好像忽视了“双减”《意见》原文的最后一段:

“各地在做好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双减’工作的同时,还要统筹做好面向3至6岁学龄前儿童和普通高中学生的校外培训治理工作,不得开展面向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严禁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班、思维训练班等名义面向学龄前儿童开展线下学科类(含外语)培训。”

这里的用词是“严禁”,但似乎学龄前儿童线下的“思维训练”“听说起航”“阅读表达”从人们关注的视线中低调隐匿,安然无恙。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