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冬奥周刊

版面概览

上一版   

 

2021年12月13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专访中国花滑首位世界冠军陈露:

冰上自由的感觉让我着迷

图片/视觉中国 制图/张继

在北京冬奥会倒计时50多天的日子,我们电话采访了陈露——中国第一位花样滑冰世界冠军。她在1994、1998两夺冬奥会花滑女子单人滑铜牌,不仅为中国实现零的突破,也成为亚洲蝉联花样滑冰冬奥会奖牌的第一人。2022北京冬奥会,陈露也荣膺冬奥组委运动委员会委员,她的过去和现在都和冬奥紧密相连。

凌晨一两点起来训练

在央视的《面对面》节目里,陈露回忆自己最初的“冰雪奇缘”时说,“自由的感觉让我着迷。”

父亲是冰球运动员、母亲是乒乓球运动员,家庭的运动基因让她很快在冰场崭露头角,入选了吉林省花滑队。但当时全长春只有一块训练场,却有20多支队伍等着训练,轮到花滑队常常要到夜里一两点钟。“我爸说,‘接着睡吧,别起来了。’我说,‘不行,我得起来。’”

这就是喜欢,喜欢到可以在睡得正香的时候,离开暖和的被窝,冲进零下40多度的寒夜;喜欢到可以在每一堂训练中给自己加量加强度、拼命要做最好的。“我想拿第一名,我想拿金牌。”

而爸爸永远是那个百分百信任女儿,给予女儿最多支持的人。“训练的冰刀,都是我爸爸每天手动磨,要磨3个小时。用电动的很快就磨没了,冰刀一是贵,也不好买。”

来自中国的“冰上蝴蝶”

1992、1993年花滑世锦赛,陈露都拿到了铜牌,这已经为中国花滑实现了零的突破。而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女单第6的成绩,也已经是中国花滑在冬奥会上的最好成绩。

到了1994年,挪威的利勒哈默尔冬奥会,18岁的陈露凭借6个三周跳为中国花滑夺得了第一枚冬奥奖牌;1995年伯明翰世锦赛,陈露以“末代皇帝”为配乐,为中国摘得第一个花滑世界冠军;但伤病折伤了她飞翔的翅膀,1997年的世锦赛她只拿到第25名,失去了直接入围冬奥会的机会。

“之后的一年不能听到‘比赛’两个字,要去打落选赛,心里总是没底。但不去,中国就要缺席这一项。”要强的性格,让陈露以落选赛第一名的成绩,再次站上了冬奥会的舞台——是回归,也是告别。“给自己设定的时间,就是这届奥运会之后退役。尽管没拿到冠军,也尽了全力,对自己有了交待。毕竟金牌只是我为之奋斗的目标,但不是知道能拿金牌我才去练的。”

穿着特意定制的紫色战服,选择了母亲最喜欢的音乐“梁祝”,陈露再次获得一枚冬奥铜牌。她把一段绝美的东方爱情故事留在了冬奥赛场,也赢得了“冰上蝴蝶”的美名。

曾经“一根独苗”期待遍地开花

陈露说,在运动生涯早期,出国参赛时自己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你怎么练的花滑?”言下之意,欧美国家媒体对于陈露的出现非常震惊:你们中国怎么还有人练花滑?陈露也说过,作为中国花滑队女单项目的“一根独苗”,自己十五六岁就孤身在国外训练,“每次到一个场馆,先找国旗在哪儿,感觉背后有个依靠。”

这也是陈露退役后,选择回到国内开冰场培养新人。“教我们中国的孩子,这是我的一腔热血,会全力以赴去做的事情。以前做运动员的时候,我总是很羡慕国外的选手,俄罗斯的、美国的,来去都是一大群人,我就老是一个人。但现在我们国家的训练条件完全没问题了,我希望我们中国花滑的群体变得更庞大,希望他们能在国际赛场上崭露头角,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也是义不容辞的义务。”

难得机遇参加了三届冬奥会

不算长的职业生涯,陈露共参加了三届奥运会,这在她看来是非常幸运的,因为赶上了难得的机遇——1992年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后,国际奥委会决定将冬奥和夏奥分隔两年举行,于是1994年陈露就迎来了她的第二届冬奥会。“不然三届冬奥会至少要等9年,而一名花滑运动员从小训练,到能站到冬奥会赛场,也要将近10年的时间。”

搜寻自己的三届冬奥记忆,陈露印象最深的是第三届,1998年日本长野冬奥会。“第一届的时候年龄还小,没那么多感受;1994年完全专注在比赛里,没太去感受冬奥的文化,就觉得是‘另一场大型比赛’。但1998年,知道是自己职业生涯最后一届了,希望能好好体验这个氛围,所以比赛、训练之外只要时间允许,就在奥运村里到处逛。日本也为运动员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服务,游戏厅,还有民俗活动,穿和服、做美甲、插花……我最常去做手工,那边还有缝纫机,有准备好的日本民俗图案,还能用电脑绣logo。”

如今,作为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的委员,陈露也邀请全世界运动员感受北京冬奥会热情周到的服务,“因为我们的宗旨就是办‘一届为运动员举办的奥运会’,所以相信我们的服务也是一应俱全的。”

 

 

内 容 版 权 归 报 社 所 有

新闻晨报